印度化学液体泄露 居民之外








核心提示:8月12日晚间,天津滨海新区开发区周边瑞海危险品仓库发生爆炸。周边居民安危牵动人心。截至今日18时,此次爆炸事故共造成50人死亡;住院治疗701人,其中重症伤员71人。



卓明灾害信息服务中心负责人郝南提供


8月12日晚间,天津滨海新区开发区周边瑞海危险品仓库发生爆炸。周边居民安危牵动人心。截至今日18时,此次爆炸事故共造成50人死亡;住院治疗701人,其中重症伤员71人。爆炸发生地南面有一片住宅小区,人口密集,除了万科项目外,还有其他居民小区,这些小区从地图上看,距离爆炸的危险品集装箱仓库在1公里内。此外,合生君景湾、万通国际商城等项目也距此较近。


随着爆炸的发生,化工厂、危险品仓库与居民区的安全距离问题被再次提起,工业布局如何与居民生活和谐相处?


多远才安全?


上午天津滨海新区工作的小徐告诉记者,在爆炸地点附近的居民小区门窗受损,有人员受伤,一些小区业主在组织为失血较多的邻居献血,但车程半小时外的响螺湾居民除了听到门窗震动外,生活未受到影响。


万科集团创始人王石 (微博)今晨发微博表示,万科滨海两个小区在爆炸中受到冲击,设施和房屋受到伤害,电梯、燃气和供水均已切断,万科正组织力量检测电梯,协助小区受伤人员救援,排查建筑和设备安全隐患。


公开资料显示,上述爆炸仓库相关的天津瑞海国际物流以经营危险化学品集装箱拆箱、装箱、中转运输、货物申报、运抵配送及仓储服务等业务为主。其仓储业务包括压缩气体和液化气体、易燃液体、易燃固体、自燃物品和遇湿易燃物品(硫磺等)、氧化剂和有机过氧化物、毒害品(氰化钠等)。从时间上看,瑞海公司成立于2011年,万科海港城项目首期开盘事件是2010年,早于瑞海国际物流成立时间。目前,万科海港城目前在售的是三期产品,高层均价在1万元/平方米左右,此前计划交房时间是2016年8月。


这样的化工企业应该离居民区多远?在国际上,造成3000多人丧生的1984年印度博帕尔毒气泄漏事件后,国际劳工组织于1993年制定并发布了《预防重大工业事故公约》和《预防重大工业事故建议书》,要求各国政府“主管当局必须制定综合的选址政策,规定拟建的危害设施与工作区和居民区以及公共设施之间要保持适当的距离”。据媒体报道,埃克森美孚炼化一体化工厂与居民区距离为1.2公里,在新加坡裕廊石化工业园与附近居民区的距离是0.9公里。


在中国,上世纪80年代化工企业建设选址与城市居民区的距离要求较高,如必须包括一个5公里至10公里的隔离带。而1999年出台的《石油化工企业卫生防护距离》则规定,依据不同的排毒系数,炼油厂的安全卫生防护距离最小是400米,化工厂是200米,合成纤维厂是500米。关于化工园区与居住区的距离,也有一些省份出台了地方标准,如江苏省近年发布的地方标准是,园区开发边界与居住区之间设置不少于500米宽的隔离带。


在化学品中,危险化学品有着明确的界定和规范,指具有易燃、易爆、有毒、有害等特性,会对人员、设施、环境造成相害的化学品,安全防护则包括防火、防爆、防毒、防震、防噪声、卫生等,外部安全防护距离则指发生火灾、爆炸、有毒气体泄漏时,为避免事故造成防护目标处人员伤亡而设定的安全防护距离。根据我国《危险化学品经营企业开业条件和技术要求》(GB18265-2000)规定,危险化学品零售业管的店面应与繁华商业区或居住人口稠密区保持500m以上距离,而危险化学品仓库规模根据库房或货场总面积分为大中小型三级,其中大型(9000平方米以上)与中型 (550平方米~9000平方米)库址安全防护距离,要求与周围公共建筑物、交通干线(公路、铁路、水路)、工矿企业等距离不小于1000米,但其中对该类仓库与城区、居民区则未明确。


危险化企围城


随着经济发展速度加快,人口聚集,城市不断“长大”,一些新区产业导入与人口流入相辅相成,在繁荣经济的同时出现了化工厂、危险品仓储与居民区交织存在的局面,带来安全隐患。近年来化工企业安全事故频发,危险品爆炸、泄露事件殃及周边居民小区。


2005年1月18日凌晨,位于北京城区东四环附近的北京化二股份有限责任公司发生爆燃,聚氯乙烯分厂约5层楼高的聚合釜装置房变成一个巨大火场,附近数十家商店的卷帘门瞬间被冲毁,朝阳区南磨房乡深沟村鸭嘴自然村与化工厂仅一路之隔受到影响;2005年11月,中国石油吉林石化公司双苯厂发生爆炸事故,造成8人死亡,60人受伤;2007年5月12日河北沧州大化化工厂发生爆炸,7000人转移;2008年12月18日凌晨,高邮市助剂厂DCB生产车间精馏工段发生一起反应釜爆炸事故;2009年7月15日凌晨,河南洛染股份有限公司发生爆炸事故;2010年7月28上午,位于南京市栖霞区迈皋桥的南京市塑料四厂厂区可燃气体管道泄露爆炸,当时造成超过10人遇难,周边居民300多人受伤,15人伤势较重。


以上是近10年间发生的惨剧。这些惨剧发生时,都曾经引发过对化工厂、危险品仓储与居民区距离问题规划的讨论。以其中的南京管道泄漏为例,南京昔日的郊区正在变成城区,人烟稀少的化工园区正被蜂拥而至的人群包围。 根据央视当时报道,发生爆炸的化工企业恰好处于三块比较集中的居民区中间,化工原料储罐距离周边非常近,不足100米。当时有专家称,过去一些老城市,有一些历史的原因,有一些老企业被遗留下来了,而城市发展有些企业包裹进来,这种情况应该在新的规划中都要做些调整,把这些危险企业分出去。


“我国有关危险化学品生产、储存企业预防重特大爆炸事故,与周围城区、居民区、公共建筑的安全防护距离法规尚不健全。”一位长期从事化工园区规划和安全规范制订的专家8月13日下午对第一财经客户端记者介绍,当年不少化工企业建设时法律法规不健全,没有明确的防爆安全规范,所以造成了不小的隐患,石化、化工产业布局与工业化、城镇化的矛盾日益突出,城区、居民区与部分危险化学品企业的安全防护距离不足带来的安全风险有不断加剧趋势。


搬不走的危险源


随着经济发展、人口增长,城市及周边土地越来越稀缺,地价越来越昂贵。一方面要发展经济解决就业,一方面由于复杂成分化学品的可燃性研究仍是国际学术难题,因此从技术上估量隐深圳怀孕患存在难度,于是化工厂与居民区之间隔离带的宽度,成为了一道难解的算术题。


生命安全终究无法承受冒险和侥幸。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杨保军13日午间接受第一财经客户端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技术上说,提高安全性做不到一蹴而就,任何生产工艺的改进提高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被动的方式来减少危险,即在化工厂、危险品仓储区与居民小区之间留出足够的空间距离,以防止附近居民受到威胁。


“布局过程中不要存在侥幸心理,我们警告决策者的时候会说,假如潜在危险化工产品放在居民区,就如同是个定时炸弹,爆炸的可能性也许很小,但你抱着炸弹睡觉踏实不踏实?它很可能一年都不会爆炸,但也有可能突然就爆炸了。”杨保军建议,危险品如有剧毒的物质、有爆炸可能的,原则上要远离城市生活区,防护、隔离工作要做好,以防万一发生爆炸泄露受到影响;危险化学品仓储则需要单独在相对封闭的区域进行,应根据地形与居民区留出安全距离,地块也需要专门规划出危险品仓储隔离区。


然而,仍有企业、政府为了眼前利益抱有侥幸。杨保军说,接二连三的危险化学品爆炸事故告诉我们,有些危险品仓储地原来选址的时候人烟稀少,考虑到了安全因素,但随着经济发展城市发展人口靠近,就可能突破防线,假如这时候这块地方综合权衡下来需要用来城市开发建设,那就必须给危险品仓储生产另外选址。


但搬迁似乎也难以治本。为了鼓励搬迁,国家安监总局曾经要求,化工企业搬迁任务重的地区要研究制定化工企业搬迁政策,对周边安全防护距离不符合要求和在城区的化工企业搬迁给予政策扶持。然而,除了土地置换中的地价等因素,化工厂的产值和税收在搬迁后的分配问题,也对搬迁进度产生影响。


也许长远考虑才是决策的正确思路。在多起化工厂爆炸中,除了化工企业、政府、居民之外,另外一个受此影响的角色是开发商。 关于开发商对化工厂附近地块的取舍,某上市房企营销方面负责人对记者分析,一般情况下,从规划科学性来讲,危险化工厂附近不会安排大量的住宅用地,如果地块附近已有化工厂,开发商拿地时会重点考虑的,要么不拿,要么按规划进行配建或者建设绿地防护。


“按照政府规划来讲的话,化工厂旁边的土地价格相对便宜。”该负责人说。(完)